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殿堂欢->第三百二十二章:病逝(番外)

第三百二十二章:病逝(番外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自打入冬以后,齐延成百花粉的毒瘾彻底解开便像是变了个人一般。

  再没有提过高长乐这三个字,甚至连脸上也看不见半点悲伤,专心处理朝政,不遗余力的命人进行劝说蛇花村的村民,看管苗花儿和瞎眼婆婆,力求尽快找到解蛊的办法。

  他正在按照所有人心中的期盼,努力的做好陈国的皇帝。

  今日,一如往常下了朝。

  齐延成便一头扎进御书房处理堆积如山的奏折。

  齐照惭愧的跪在齐延成的面前,“主子……”

  “襄贵妃有孕……”

  齐延成头也未抬。

  “属下该死,还请主子您赐死属下吧!”

  齐照红着眼睛,“可是……可是襄贵妃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,当初是属下糊涂,还请主子您能饶了她们母子一命,属下愿意现在便就死。”

  齐延成放下手中的奏折,“起来吧。”

  齐照怔住,“主子?”

  “她既然已经被册封为了襄贵妃,她的孩子便是朕名正言顺的皇子公主,朕又如何会为难她,又为何要处死你?”齐延成声音平静。

  齐照却更加惊慌失措,“主子,襄贵妃腹中的孩子分明是……”

  分明是他的啊!

  如何能成为齐延成的皇子公主?

  齐延成并没有其他的嫔妃,只有檀云这么一个名义上的贵妃,倘若檀云所生的是公主也就罢了,若是皇子的话……将来便是要继承齐延成的皇位的,这怎么能行?

  他承蒙齐延成的赏识已经感恩戴德,此事又是他的错,他只想一心求死,又如何能看着自己的骨肉去篡夺陈国江山。

  便是打死他他都做不出来这种事。

  齐照脸色惨白,重重的在齐延成的面前磕头,“主子,您的江山血脉岂能如此玩笑。”

  “属下立刻去赴死,绝对不会叫主子您为难。”

  “至于襄贵妃的孩子,属下只求主子您将来放她们出宫,给他们一条活路就行了!”

  齐延成缓缓起身到了镂空雕花窗桕旁,银白色的月光透过窗桕斜照在负手而立的齐延成的身上,显得他那抹芝兰玉树的身影越发的孤寂,沉默了好一会儿,这才缓缓开口道。

  “齐照,这江山从来都不是一家姓氏,更不是某一个人的。”

  “在陈国之前,有着北燕和大魏,在北燕和大魏之前有着大梁,在大梁之前是大周……倘若哪个家族当过皇帝便自诩是天下之主,那么高家是我齐家的仇人,那我齐家便是抢了大周的江山,在大周后裔的眼中,我们齐家也是该死的。”

  窗外不知何时下了雪,簌簌的白雪很快便落满宫苑,齐延成目光悠远,“大周朝早已经成了历史,大梁也成了过去,即便在谢大人这一干老臣的努力之下建立了陈国,可陈国到底不是当年的大梁,不管旁人如何努力,终究不能让历史重新来过。”

  “檀云若真的生了儿子,便是继承朕的皇位也无妨。”

  “他若有才能,稳坐皇位,造福百姓,也是朕的功德一件,他若无才能,便是坐上了皇位也终究还是会被推翻,朕有时候在想,可能当年朕的母后拼死将朕救出来,所想的并非是看着朕恢复大梁江山,只是想看着朕这一辈子能平安顺遂罢了。”

  今夜齐延成似乎说了很多话。

  这些话齐照并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意思,也不知齐延成的心里究竟是作何打算。

  犹豫了片刻之后,齐照还是将前几日从大魏得来的消息汇报给的齐延成,“主子,还有一件事,属下一直都在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您……”

  “思来想去,还是决心坦白。”

  “大魏传来消息,说是大魏新帝下了旨意,秘密替长公主立了衣冠冢,同您……同您的衣冠冢葬在了一起。”

  齐延成波澜不惊的墨眸哀痛一闪而过,唇角扬起的笑容也泛着苦涩,“这样也好。”

  生的时候他们没能在一起,死了之后总算是可以同归一处了。

  “这样也好……”

  檀云在忐忑了几日却始终没见齐延成处置自己之后,总算是放下心来,在宫里面只手遮天,甚至野心还伸展到了朝堂之上,结党营私,拉帮结派,野心昭昭,路人皆知。

  谢诀已经年老,对于朝政有心无力。

  甚至在谢诀的心里面也悔恨不已,当年为了能让齐延成离开高长乐,不惜用假死来胁迫齐延成就犯。

  可换回来的却是齐延成那伤痕累累的身体和如死灰的心死。

  人这一辈子所坚持的信仰顷刻之间轰然倒塌,是推到谢诀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他们找回齐延成,是希望齐延成能秉承先帝遗愿,复兴大梁,殊不知却拖累了齐延成的身体,叫他正值壮年便落了一身的病痛,没多久便缠绵病榻。

  八个月后,襄贵妃诞下一名皇子,取名齐昌年。

  一年后,齐延成病重临危。

  两年后,永昭帝齐延成病逝,齐昌年登基,改国号临宁,襄贵妃监国摄政。

  三年后,沂州多了位英俊沉稳的身影。

  那男人很是奇怪,而立之年无亲无友,甚至连妻子也没有,只是孤身一人住着一处院子,支了个小摊卖着各式各样的糕点,闲来无事之时便也会种花钓鱼。

  虽然对他的身份很是好奇,但街里街坊依旧不少农妇对其芳心暗许,总是三两个聚集在他的小摊前,期待能和他说上一会儿话,打听打听他的情况,可惜不论是谁见了他都只是淡笑着摇摇头,连多一句话都没有。

  礼貌又疏远。

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。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!

  这一下,便是让那些暗恋的姑娘们不知从何开口了,那些还未来得及诉说的情谊也只能深深的埋入心里。

  这日,男人依旧在清晨做好了各式糕点,摆上了小摊准备接待来往的商旅客人,几道身影却是倏地挡在他的面前,心疼不已。

  “主子,您这又是何必呢?”

  齐林和齐悦红着眼睛,“您……还是跟属下回去吧?”

  男人面无表情的将糕点放在两个人的面前,“既然来了,那便吃些再回去,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
  “只是日后,不要再来了。”

  “这个地方我不想走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