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殿堂欢->第三百二十一章:我爱过你(陈远嘉前世番外)

第三百二十一章:我爱过你(陈远嘉前世番外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时值隆冬,寒风夹杂着碎雪,簌簌的落了一夜。

  陈远嘉眯了眯眼睛,桃花眼下眸光漆黑锐利。

  青白玉台阶上满是白雪如霜,银装素裹,高长乐一袭绣着金线蟒纹的墨色锦袍,腰间用着一条黑镶玉的腰带束缚着,潋滟的眸子目光满是器宇轩昂,英姿盛气。

  高长乐便这样一步一步,在着众多大臣的目光注视之下,缓慢但却坚定的向着台阶上方走去。

  李劭身着紫色直朝紫色直朝裰服,胸前绛紫色蟒蛇图纹栩栩如生,剑眉鹰目间更透露着几分威严,就这般恭敬的陪在了高长乐的身旁。

  二人虽未有只言片语的交流,可是眼神却是代表着一切。

  高长乐细长的柳眉微微上挑,潋滟的眸光满是得意和挑衅,李劭在旁眸光漆黑幽深,却是温柔如水,薄薄的唇角更微微抿起一抹弧度。

  晶莹的雪花落在两人的身上,更让两人的身影莫名的相配。

  蓦地。

  陈远嘉收回了注视着台阶上那两抹身影的目光,看着落满碎雪的汉白玉台阶两侧的红梅簇簇,却是淡淡的笑了笑。

  也是那年大雪纷飞。

  高长乐一袭红衣似火,潋滟的眉宇凛然生威,就这般肆意的坐在落满皑皑白雪的红梅林当中,还很是洒脱的命人在这林中架起了火,温着酒,见到陈远嘉从青石台阶上缓缓出现的时候,高长乐没有半点被打扰的不悦,反倒是热情的朝着陈远嘉招手。

  “先生要不要一起?”

  看着高长乐那双明亮如同星辰的眼睛,陈远嘉将拒绝的话咽了回去,薄薄的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弧度,欣然的笑了笑,也是很是随意般的坐在了高长乐的对面石凳之上。

  “怎的就要成亲的人了,不好生的在宫中准备着,反倒是跑来这寒山寺上喝酒?”

  “若是被其他的大臣瞧见了,怕明日的折子又要堆积成山,皆是奏请摄政长公主举止无度,不懂礼数了。”

  二人虽然名为师徒,可却鲜少有着礼数和规矩。

  倒像是多年相知相熟的老朋友一般,提起成亲这二字,让陈远嘉的眸光闪了闪,但很快,便是被深邃的眸光压了下去,这么多年的时间他的那颗心早已经被悄无声息的封存起来,即便是有过不该有的心思也都被压了下去。

  他于她之间,更多的是传道受业。

  听到了打趣儿。

  石桌对面的高长乐只是嗤笑着摇摇头。

  “先生何时也这般的在意这旁人的眼光如何了?”

  “若真是在乎,那先生还是少得罪些人,这样,也可给本宫的案桌上,那些奏请本宫遵守礼数,规规矩矩的奏折腾些位置。”

  高长乐笑吟吟的摆了一碗酒到了陈远嘉的面前,骄傲道,“来,尝尝我的手艺如何?”

  陈远嘉瞥了一眼高长乐,“旁人家女子,多半是红梅煮茶,温婉娴静,你却利落洒脱,这般肆意的躲在这里喝酒?”

  陈远嘉并非是个多管闲事的人,尤其还是在别人的感情之上便更没有插手的余地,可是,在见到这般蹙眉哀愁的高长乐的时候,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。

  “齐文元并非良人。”

  且不说齐文元这人的才学资质不高,便是连脾气品行也只不过是义正言辞的伪君子,便是连齐家带着齐国公府,都是个不安分的。

  眼下的齐国公府盛宠的风光只是一时,新帝虽年幼,但捧杀二字却用的极好。

  怕是没多久,那盛宠风光的齐国公府,便会如同这隆冬中的大雪纷飞一般,到底是敌不过春日的温暖的,高长乐身份尊贵,本不必屈尊降贵的下嫁给齐文元,即便不能完全遂了心意,她也是该有更好的选择的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谁知陈远嘉话音刚刚落下,适才那嫣然浅笑的女子却是敛起了笑意,垂着眸,眉眼间的神情尽是落寞。

  “我只是……”

  “不想嫁人罢了。”

  高长乐长而翘的羽睫闪了闪。

  陈远嘉到了嘴边的话就这么咽了回去,察觉气氛有些失落,便将高长乐递到了面前的那碗热酒端了起来,薄唇轻启间一口热酒入腹,有些辣,也有些呛。

  现在的高长乐,已并非当年那个摔倒在碎雪堆中,却倔强的自己爬起来,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咬着牙不肯服输的少女。

  总览朝中大权那么久,她早已经学会了如何保护自己,更学会了如何隐藏自己的感情和心思。

  她根本就不可能让自己再陷入那跌入雪堆中的窘况,又何来的……倔强的不肯服输。

  那般粗浅的事情,她又如何看不透。

  她只是,不想嫁人罢了。

  便随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。

  因为她知道。

  若是嫁给其他身份适合的人,便没人会反对,她也找不到借口悔婚,找不到借口逼迫那人点头。

  只有嫁给齐文元。

  她才是嫁不成的,有着群臣的反对,有着那人的疏离,她本就没打算成全这门亲事。

  想嫁的人嫁不到,那便索性不嫁了。

  她那般的强势,处处紧逼,也只是想要那人点头主动罢了。

  热酒辛辣过去后,唇齿间留下了淡淡的桃花香气,陈远嘉向来不喜欢喝酒的,竟觉得高长乐递过来的酒味道竟出奇的好,这一次,不等高长乐动手,他便又径自的替自己斟了一杯,再度一饮而尽。

  高长乐见陈远嘉很是喜欢她的酒,不由得双眸眯成了一道月牙,也随着陈远嘉的节奏,一碗又一碗的饮下。

  微风轻轻拂过,枝头上堆积的碎雪簌簌的落下,一旁火堆火苗旺盛,时不时劈啪作响,陈远嘉还是头一次觉得,在大雪梅园中煮酒竟是这般痛快。

  一坛酒很快便见了底。

  陈远嘉释然的从座位上站起。

  那梅林煮酒的身影渐渐随目光模糊,清丽悦耳的声音渐渐变轻,那张绝色潋滟的眸中失望的目光远去,亦是让陈远嘉转身的身影变得落寞。

  白雪皑皑,踩在脚下咯吱作响。

  陈远嘉俊美的脸上,薄唇微微抿起一抹弧度,笑容中却是泛着无尽的苦涩。

  相见时难,别亦难。

  终究是,我爱过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