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619章 心口好痛

第619章 心口好痛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安以绣手指轻轻在床头柜的边角上扣着,说实话,她也不明白欧少天为什么逃出来之后却不见黑无常。

  或许他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  只要他如今安全就足够,既然他不想见她,那她这边也不逼他,等到他决定想见她的时候,他们再相见也不迟。

  “阎王,那还需要黑无常他们继续找欧少天么?”

  安以绣摇头:“只要知道他如今已经安全就足够,既然他暂时不想见我们,那便不逼他,给他一些自由的空间,一会儿你传信给黑无常,让他带着悬命阁成员回来吧,这段日子他们也辛苦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消息么?”

  白无常倒是事无巨细的和安以绣说了一大堆。

  上次安以绣在北平竹林边捡到的女孩望弟现在在学堂成绩很不错,先生总是夸奖她,看样子,等她长大了也能加入悬命阁为阎王效力。还有,燕春楼如今的发展也蒸蒸日上,在北平里是数一数二的青楼,提起青楼的好去处儿,没有人不说燕春楼的大名,因为燕春楼卖艺不卖身,也成为青楼的一个招牌,既然牌子大了,也不能趋于一处地

  方。

  白无常便让几个魅组成员分别去西凉京城,还有北魏,东陵和南央开设分部。

  只有让势力悄无声息的融入其他地盘,才能尽可能多的收集到各处的情报。

  在开设分部一事上倒挺是顺利,燕春楼名声大噪,就没有不知道燕春楼名字的风流才子。

  白无常还说了一些,差不多都是悬命阁近期发生的琐事。

  不论是哪一件事都无法和欧少天已经脱离黑月营一事相提并论。

  见安以绣面上已经露出了微微的疲惫之色,白无常也甚是有眼力见儿,带头起身和安以绣福了个身:“阎王,差不多就是这些事儿了,不知阎王还想了解什么?”

  “罢了,你们先下去吧,好好休息一会儿,对了,白无常,你派个盯着林婆,倘若她有什么异动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

  虽然林婆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心,但经过几次被身边人背叛的事儿,安以绣已经没有办法再全力相信一个并不熟悉的陌生人。

  “遵命。”

  “下去吧。”

  安以绣挥了挥手,看着白无常等人离开,将房门给她轻轻掩上,一时之间房里只剩她一个人,倒有些空寂。

  手肘撑着床头柜,安以绣头靠在手掌之上,微微瞌上双眼。

  欧少天出来了,这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消息。

  只是,他如今到底是在哪里,又因为什么原因不肯见她的属下呢?

  一处森林之中。

  一个头发灰白甚至还有几丝红色的人扶着树干跌跌撞撞的踉跄。

  他头发本身应该是银色,之所以呈现出灰色,估计是太长时间没有清洗过。

  而上面的红色应该是他身上的血迹蹭染上去。

  原本如缎的长发,在此刻像是一团乱糟糟的野草垂在他脚后跟,时不时被他脏兮兮的黑灰色脚丫子踩上一脚,把他绊的差点摔个狗啃屎。

  他的衣服不知道是从哪个垃圾堆扒出来的,因为身上的血迹一遍遍的沁透衣服,这衣服却一次也没有清洗过,这件衣服大部分地方都已经黝黑一片,但若仔细看,隐约还可以看出原本应该是墨绿色。

  这件衣服东边破了一大块儿,西边被撕裂了两大条,就算是街上乞丐的衣服都看着比他这件满是破洞的衣服好不少。

  虽然是件丢在街上连乞丐都不会捡的衣服,他却甚是爱惜,被一旁伸出来的树枝丫丫刮蹭到,他都要抱住自己的衣服心疼半晌。

  最引人注意的是他的耳朵。

  他的耳朵和常人并不一样,常人耳尖很是圆润,他的耳尖却是一个三角形的小尖尖,不清楚的人看到他这幅模样,只怕会尖叫一声妖怪。

  他的眼睛也和常人有异,墨绿色的眼珠子,看着就像是异族。

  倘若安以绣在这里,一定能认出他,欧少天!

  但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原本绝美的容颜,在此刻却变了个大样子。

  他的脸上满是皱纹,眼皮也耷拉了半边眼珠子,就像是一个行之将木的老者。

  欧少天咳咳了两声,靠在树干上,慢慢的坐在草地上,抬头仰望着天空,苍老的眼仿佛是在回忆什么。

  他想了很久,像是耗尽了最后的力气,慢慢瞌上双眼。

  眼角一滴晶莹泪滴划过他满是皱纹的皮肤,如碎钻一般落下,最后沁入脏兮兮的衣衫里,消失无踪……

  “喂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  看着安以绣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,小怪物跳到她头上,伸出小爪子,努力的扒拉了一下她的耳朵。

  小怪物的举动让安以绣回神,一把将小怪物从头上拎了下来,在它身上拍了一下:“你又调皮了。”

  小怪物这次倒没有怎么反抗,反而顺从的缩在安以绣的手掌心里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感觉我的心好痛……”

  安以绣伸手揉了揉小怪物的脑袋,或许她和小怪物的联系不浅,她也感觉到心口一阵阵抽痛,说不出为什么会这样,而且,这抽痛越来越剧烈,让她感觉很难过。

  “我也觉得心口很痛,不知道这是为什么。”听到安以绣这般说,小怪物有些奇怪的伸出脖子:“你怎么也痛起来了?难道我们是中了什么毒?所以心口痛,没道理啊,你是百毒不侵的体质,而我,越是毒药,对我来说却越是补药,我们怎么可能中毒

  呢,没道理的,看样子是这个寺庙的风水不好,所以导致我们都难受了。”

  小怪物唧唧歪歪的和她说了一通,安以绣心里的难过倒是被它冲淡了不少,她轻笑起来,扯起它小小的尖耳朵左右晃了晃:“什么寺庙的风水不好,别瞎说话,小心天上的神灵听到了不开心。”

  对于这番话,小怪物嗤之以鼻,崛起仿佛可以挂油壶的小嘴巴:“什么神灵不神灵的……”话未说完,大地突然响起一阵剧烈的震动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