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486章 救它出来

第486章 救它出来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国宴到了晚上才算彻底结束,因为将近子时,再从皇宫回使馆或者行宫难免会因路上颠簸而浪费时间,墨子鲮已经在皇宫中准备好了宫殿,让这些皇上太子公主们入住。

  沐渊白怕安以绣太过劳累,也住进了宫殿之内,歇息一晚,明日墨子鲮那边应该还有节目。

  或许是墨子鲮对安以绣的心思与众不同,给安以绣安排的宫殿比沐渊鸿他们的更大更豪华。

  沐渊鸿他们的宫殿顶多是一般规格,虽然说不上差,但绝对不至于像安以绣的宫殿这般豪华。

  安以绣的宫殿里面摆满了稀奇珍宝,屋顶上面镶嵌着十来颗硕大的夜明珠,宫殿摆满了一圈两人高的珊瑚雕,红的,绿的,紫的,橙的,还有白的。

  一走进宫殿,只觉得像是置身于水下的东宫。

  地上铺满了花纹精致的薄毛地毯,光脚走在上面也不会觉得太凉或者太热。

  一进这间宫殿仿若进了空调室一般,原来宫殿的四角还放着镂空熏香架。

  在熏香架的小球里摆着偌大的冰块,在熏香架下方摆着一个十来厘米的凸雕龙凤纹的金盘,用来接冰块化掉的水,不得不说墨子鲮考虑的很是周到。

  宫女都得到过墨子鲮的命令,让她们好好照顾着北平王妃,倘若她们惹得北平王妃不满,便统统下入大牢。

  在看到安以绣和沐渊白进来之后,她们急忙迎了上去:“不知北平王和北平王妃可需要沐浴?”

  天气热,安以绣身上已经出了薄汗,就算时间不早,不洗个澡也难以入睡,遂点了点头:“好,端点热水来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宫女乖顺的一福身便退了下去,但还有十来个宫女守在宫殿之内。

  安以绣向来不喜欢私人空间被人打扰,看了沐渊白一眼,沐渊白立刻明白她的意思,大手一挥道:“你们退下吧。”

  宫女排成一行,一个跟着一个退了下去。

  宫殿之内瞬间清静许多。

  小怪物听到室内安静下来,急不可耐的扒开安以绣的袖袋口,从中蹦跳出来。

  应该是太过慌张,它一下栽倒在地,还好地上铺着软毛毯,它没有摔到哪里,顺势在地上打了个滚就站了起来。

  安以绣蹲下身抱起小怪物,将它放在红蓝色相间的玉玛瑙桌上:“怎么这般慌张?今日那个笼中的黑毛球可是你的相熟之兽?”

  小怪物点了点头,幽绿色的眼尽是一片慌乱,什么话也不说,转身就想往地上跳。

  安以绣一把捉住小怪物: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把事和我说说,看我能不能帮你。”

  小怪物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似乎是在审视她,最终声音有些沙哑道:“好,你帮我,把它救出来。”

  安以绣替小怪物顺了顺毛,声音平和道:“它和你是同宗么?也是圣兽?”

  小怪物瞌上双眼,开始和安以绣打太极:“是,也不是。”

  很明显,它不想和安以绣说太多。

  小怪物虽不是人,却也有属于它自己的秘密,安以绣也不想强求它说它不愿意说的事儿。

  安以绣揉了揉小怪物的脑袋:“我怎么才能救它?”

  小怪物看着安以绣,又看了看坐在一旁喝茶的沐渊白,小声给安以绣支招:“那个北皇不是喜欢你么?你直接开口找他要,他还是会把它给你。”

  沐渊白表面上是在喝茶,其实一直竖着耳朵在旁边听安以绣和小怪物的对话,听到小怪物的馊主意,他也掩饰不住,当下站起身一拍桌子:“不准。”

  之后他怒瞪着小怪物:“出的什么馊主意?”

  若是让小家伙和墨子鲮开口,照墨子鲮对小家伙的感情,八成会把那个黑毛球给小家伙,但那样说的话,小家伙就是欠了他一个人情。

  俗话说:钱债易偿,人情难还。这小家伙又是个重情义的人,到时候墨子鲮携人情向小家伙图报,这小家伙岂不是难做人?

  所以,这个提议他坚决否认。

  小怪物或许是怒气傍身,倒也不怕此时的沐渊白,和他分庭抗礼道:“我这哪是馊主意,明明是最好的办法了,既然你不愿意,那你说,怎么救它?我告诉你,我今天非要把它救出来不可!”

  “救它可以,但绝不用这个法子。”

  小怪物小爪子在地上扒拉了两下,发出滋滋的怪响:“那你说用什么法子?你说!”

  看到小怪物已经濒临发怒的边缘,安以绣急忙伸手拦住了它:“好了,别气什么,总是有办法能救它的,这样吧,一会儿我们换上夜行衣,去放礼物的偏殿……把它偷出来。”

  小怪物动了动尖耳朵,算是默认了她的这个方法:“行吧,就这样,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安以绣点头:“这是自然,毕竟你对那个黑毛球的气味较为熟悉,带上你也能更快的找到它。”

  只要不是安以绣去找墨子鲮要那个黑毛球,沐渊白自然就没有任何反对意见:“小家伙,我带它去偏殿,你行动不便,在这里好好歇息就成。”

  小怪物对沐渊白不满意,皱着鼻子表示不满:“我才不要你带我去!我就要她带我去!”

  沐渊白懒得和小怪物多啰嗦,直言道:“我娘子行动不便,绝对不可能去偏殿,若你不想让我去也可以,那便自己行动吧。”

  小怪物赌气,一屁股蹲坐在地上,背对着沐渊白,嘴里哼哼唧唧道:“欺负人!欺负人!”

  安以绣拉着沐渊白的胳膊,拍了他一下:“得了,王爷,你怎么也变得和小孩似的。”

  沐渊白搂过安以绣,在她眉间印下一吻,扶着她的肩膀,低头看着她的眼:“怕娘子的心被人掳走了。”

  “王爷……”

  安以绣话未说完,外面就响起了一阵叩门的声音:“绣姐姐,绣姐姐,你睡了么?”

  小怪物听到外面有陌生人的声音,立刻跳到沐渊白身上,轻车熟路的钻进他的袖袋。安以绣偷亲了沐渊白一下,转身往殿门口走,一边问:“我还没睡,是谁来找我了?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