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434章 不该伤那白毛畜……牲

第434章 不该伤那白毛畜……牲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,她的手上就满是小怪物伤口处流出的鲜血。

  红艳艳的,再加上那股熟悉的血腥味儿,安以绣不自觉拧起眉头。

  “小怪物?小怪物?”

  小怪物没有给她回应,但从它上下起伏的胸口来看,应该还活着。

  安以绣从身上掏出几粒血凝珠塞进小怪物的嘴巴,然后将自己的袖子扯成几个长长的布条为小怪物进行包扎。

  一切完毕之后,她将小怪物小心翼翼的放入袖袋之中,冷眼看向傻坐在地上看着她的傻头,一步一步慢慢走向他。

  傻头反手撑着地面,双脚蜷起,慢慢向后挪动,嘴里一边说: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,我错了。”

  “告诉我,你做错什么了?”安以绣在傻头面前站定,低头俯视着他。

  傻头眼珠子一转,结结巴巴回答:“我,不该伤那个白毛畜……”牲……

  察觉到安以绣冰冷的目光,傻头脖子一哆嗦,把最后一个字重新吞回了肚里:“不该伤它……”

  安以绣脚下踩着傻头伤了小怪物的小刀,有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挺想为小怪物报仇。

  只是死在她手下的从来都是成年人,老人,女人,孩子,是她杀人的底线,看到那小孩战战兢兢的眼神,她又觉得自己下不去手,安以绣脚下一用力,将那小刀踩进沙土之中,沉声吐出一个字:“滚!”

  若是他再不滚,只怕她就忍不住要杀了这小孩!

  傻头只觉得自己身入寒潭之中,用力的打了个寒颤,双手撑在地上,迫使自己站起来,跌跌撞撞的往他家跑去。看样子他是被安以绣吓了个不轻,跑着跑着,左脚的鞋子都掉了下来,但他怕安以绣反悔突然杀他,也不敢再去捡那只掉了的鞋子,回头看了安以绣一眼,发现她站在原地,眼神冰冷的看着他,急忙瘸着

  腿离开。

  直到那小孩的背影消失在她的视线之中,安以绣才收回目光。

  小怪物已经找到,她没有必要再停在这里,安以绣翻身上马,赶回王府。

  回到王府的第一件事,安以绣便是将笙玉唤了过来,看她神色紧张,笙玉也跟着担心起来:“姑娘,怎么了?”

  安以绣没有和笙玉解释,只道:“帮我去打一盆干净的热水来,还有,我要上好的金疮药。”

  听到金疮药三个字,笙玉立刻紧张的一颗心都揪到了嗓子眼,她抓着安以绣的袖子,上下打量了她一番,发现她身上并没有伤口,这才小声问道:“姑娘,你是伤了么?”

  安以绣摇头:“没有,帮我把这两样东西拿来就行。”

  笙玉点头低声噢了一声,迅速离开祥云居,向药园走去。途中,笙玉碰上了卫十二,急忙将这事儿告诉了卫十二:“十二,姑娘刚刚急匆匆的回来,就让我去打热水,拿上好金疮药,我怀疑她是受伤了却硬撑着没有告诉我,你赶紧将这事汇报给王爷,让王爷回来

  看看吧。”

  卫十二听闻此事,连连点头。

  王妃的事儿在他家主子看来就是大事,如今王妃遮遮掩掩的要金疮药,那一定是受了什么伤。

  王妃不告诉笙玉,那也只能将他家主子请回来看看了,毕竟王妃肚子里还有小世子,若是有个好歹可真是等于天塌了。

  卫十二马不停蹄到了沐家军军营,沐渊白正在大帐之内和孔令徐江等人指定战术。

  卫十二知道,若是他们制定好战术,他家主子今晚就会离开北平去找卫六,那王妃那边的事儿可就得耽搁下来了。

  想了想,卫十二还是决定撩起大帐的帘子,大步走了进去。

  卫十二向来都是在一旁默默守着的存在,从来不会如此无理的打断谈话内容,沐渊白抬起眼皮看向卫十二:“有事么?”

  卫十二点头。

  沐渊白手指在桌上敲了敲:“等下继续。”

  卫十二几步走到沐渊白身边,弯腰附耳在他身旁小声道:“主子,王妃怕是受伤了。”

  沐渊白眼神一紧,语气也急促了几分:“怎么回事?”卫十二也只是猜想,只能将自己,所得到的结果告诉沐渊白:“王妃今日出去,回来之后就急冲冲的找笙玉要热水和金疮药,笙玉问王妃怎么回事,王妃也不说,似乎不想让笙玉担心,所以属下猜测王妃是

  ……”

  沐渊白来不及等卫十二把话说完,当下站起身就往大帐之外走。

  孔令和徐江对视一眼,最后是徐江出口叫了一声:“王爷。”

  沐渊白脚步顿了顿:“行动暂且延后,等我回来再说。”

  撂下这句话,沐渊白加快步伐离开大帐,留下一众开会开到一半的将领大眼对小眼。

  孔令嘴角抽了抽,徐江在一旁和他解释:“那个,孔先生,我们王爷和王妃伉俪情深,王爷向来把王妃视作第一位……所以,额,还请你体谅体谅。”

 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他们也见识到孔令的真才实学,从心而论,想替他们的王爷留下这个孔先生,所以说话的字里行间都带着一丝恭敬。

  孔令笑了笑,挥手道:“在下早就见识到了,无妨,暂且延后也不碍什么大事,这事儿等北平王回来再继续吧。”

  等笙玉将热水和金疮药拿回来时,安以绣硬是将想要留下来照顾她的笙玉撵了出去:“笙玉,我真没事,你不用担心,出去等着我啊。”

  笙玉急得都快要哭出来,扒着门框说:“姑娘,你若是受伤的,千万不要瞒着我,我替你上药也好啊!”

  对于笙玉的执拗,安以绣也觉得颇为无奈只得再一遍和她保证:“笙玉,我真没伤,不信我一会儿让你检查,前提是你现在先出去。”

  笙玉不情不愿的退了出去,甚至在门要完全关上之时,她还特意将眼睛凑到门缝前张望,想看看安以绣是否真的受伤了。安以绣把房门完全关上,急忙回床,将小怪物从袖袋里掏出来,小心翼翼摆到床上,替它清理伤口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