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399章 那是执念

第399章 那是执念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安以绣感受不到此刻小怪物的交集,完全沉浸在此刻的幻境中。

  她看着昔日与她山盟海誓的沐渊白与另一个女人交缠,心中翻涌出说不出的无助与愤怒。

  “沐渊白!”安以绣跑了两步,将沐渊白与那女人撕扯开来,抱着他的胳膊道:“沐渊白,你……”

  沐渊白怒目而视,用力推开安以绣:“你没听明白本王说的话么?那本王再与你说一次,本王不爱你了,你走吧。”

  安以绣怔怔看着他,觉得这一幕异常熟悉,她想看那女人是谁,但是那女人的脸仿佛被人刻意用雾气阻挡,无论如何她都看不清。

  安以绣看着沐渊白,抓紧他的胳膊,指着那个她看不清面容的女人道:“她是谁?”

  沐渊白微微勾唇:“王妃想知道?”

  安以绣点头:“我要知道。”

  沐渊白没有回答她,反而一拳用力击打在她腹部。

  她只觉得腹部抽的一疼,整个人随之蹲在地上站不起身。

  然后她眼睁睁看着沐渊白揽着那女人的腰,转身离开。

  在他们快在她眼前消失时,那个女人的脸在一瞬间清晰。

  那是……

  云诗嫣的脸。

  云诗嫣……

  安以绣捂着自己的小腹,捏紧拳头,指甲掐入掌心,觉得心中一痛。

  她闭起眼,微微摇头:不会的,沐渊白不会对她这样。

  她强迫自己冷静,开始回顾刚刚见到沐渊白之后的场景。

  她记得刚才见面,沐渊白和她说:“娘子,你快来。”

  不……不对。

  沐渊白不会这么和她说话,自从她怀孕,他无时无刻不让她慢些走,他不可能让她快点过去。

  接着,沐渊白问她,他穿红衣是否好看。

  在她的印象中,沐渊白似乎从没穿过红衣,不知为何,他今日却这般穿着。

  她开玩笑的说一句多了几分媚态,他却陡然转了脸色,看起来分外不高兴。

  她以前也与他开过玩笑,但他从不会如此小肚鸡肠。

  接着,他与云诗嫣在她面前颠龙倒凤……

  不,不对……

  她记得他亲口将云诗嫣赶离王府,他也说过,他此生唯她不爱。

  她相信他说的话。

  综上所述,这个人,并不是沐渊白。

  对,他不是沐渊白!

  安以绣意识逐渐清醒……

  她睁开眼,入目是一地的白骨,白骨上燃着星星点点的蓝色磷火。

  小怪物焦急的声音传入她耳中:“安以绣!你醒醒!你醒醒!”

  安以绣站立了许久,动一下只觉得腿脚发麻,她安慰小怪物道:“我醒了……”

  听到安以绣的声音,小怪物激动的直接在安以绣脑袋上踩了一脚,尖声道:“你……你你你终于醒了!可吓死我了!我差点以为你这条小命就得交代在这儿呢!”

  安以绣摆了摆手,四下看了一圈:“沐渊白呢?”

  刚刚在幻境中看不到沐渊白实属正常,但是如今她脱离幻境,却仍未看到沐渊白,她不由心中一慌。

  小怪物用短小的爪子在她脑袋上拍了拍,然后指向一边道:“喏,不就在哪儿?”

  安以绣顺着小怪物的爪子方向,看到正对墙而立的沐渊白。

  安以绣不知道沐渊白看到了什么,只瞄见他面色苍白,表情略微有些狰狞,一双手也紧紧握拳,青筋暴起,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。

  “沐渊白?沐渊白你醒醒。”安以绣轻轻拍打沐渊白的肩膀。

  沐渊白的手却握的更紧。小怪物在一旁慢悠悠的提醒:“他现在在幻境里,外界的任何声音与触碰都对他无用,反而会加深他在幻境里所承受的副作用,就比如你刚刚在幻境里,我那样叫你都没用一样,咱们只能靠他自己的意志醒

  过来。”

  安以绣声音有些发涩:“如果……他醒不过来怎么办?”

  小怪物耸了耸肩,语气带了几分惋惜,指着地上的白骨道:“那就和他们一个样咯。”

  安以绣收回想要继续拍打沐渊白的胳膊,将空间留给他。

  不管如何,她要相信她的男人,他一定会醒过来。

  安以绣指着地上那堆白骨道:“说起来,这里为什么会让人陷入幻境?”小怪物撇了撇嘴道:“为什么会让人陷入幻境?你这还想不到么?当然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被人用人骨摆了个阵法,凡是踏入这个阵法里的人,全部都会入幻境,说起来,人骨阵的幻境都是和人最深的执念

  有关,你刚刚是看到了什么?那么暴怒?”

  小怪物好奇的看向安以绣,开始探听她的八卦。

  安以绣回忆刚刚的幻境,她看到沐渊白负了她,与云诗嫣在一起。

  安以绣大致将幻境所看到的一五一十告诉了小怪物,有些疑惑道:“为何我会看到这个幻境?”

  小怪物了然:“当然是你对这件事有执念呀!”

  安以绣微微皱眉:为何这个会成为她的执念?小怪物见安以绣实在想不起来,便出言提示道:“你难道忘了?当初在王府沐渊白和云诗嫣亲亲热热,导致你气的不行,直接离了王府?虽然说那次沐渊白是因为他以为自己的病好不了才这样做,但是在你心里终究是个芥蒂,所以你才会成为你心里的执念,你才会在幻境里看到这一幕,这个阵法之所以用人的执念作为幻境,是因为这便是人潜藏的心魔,可以诱使出人的负面情绪,导致人崩溃,这也是墓主

  对来倒斗的土夫子的惩罚。”

  安以绣看向沐渊白,见他依旧沉在幻境之中,微微咬唇:“真的不能借助外力让他醒过来吗?”

  小怪物轻轻哼了哼:“你要是想让他更快些死就多拍拍他吧。”

  说完这话,小怪物有些心虚的低了低头。

  刚刚看到安以绣在幻境里醒不过来,它急的直在她脑袋上蹦蹦跳跳,还好她没出什么事,不然可就是它害的了,当然这件事它绝对不会告诉安以绣,不然她指定认为它是存心想害死她呢。

  安以绣缄默,坐在沐渊白身边仰头看他。不知过了多久,突然响起了一阵昆虫震动翅膀声,而那声音似乎正在朝他们这边靠近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