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245章 是他的授命?

第245章 是他的授命?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六七个黑衣人,蒙着黑色面罩,手提砍刀挡在安以绣身前。

  “把她抓住!”

  领头的黑衣人坐在马上,举着刀指向她。

  安以绣觉得领头的黑衣人声音有些熟悉,一时半会却想不起这是谁的音调。

  这个领头的黑衣人武功高强,只他一人,几乎就可以和她进行单挑。

  当然,这也有几分她身受重伤的原因。

  一番你来我往的激烈战斗后,安以绣抢过了一柄砍刀挑下了这个黑衣人的面罩。

  面罩下的面容如此熟悉,方正的脸,加上脸上的那一道刀疤……

  他是……

  宫叙!

  宫叙……为何会带着刀来杀她?

  安以绣心凉了半截……

  她不敢细想宫叙的意图。

  宫叙是离刹的首领,也是沐渊白的心腹,他这次过来是……沐渊白派来杀她的么?

  沐渊白……为何如此狠心?

  难道当真不顾他们以往的情谊么?

  被安以绣识破身份,宫叙也并不介意,反而招招更加狠辣,冲离刹的其他成员喊到:“抓住她!”

  安以绣一边奋力抵挡一边问出心中疑惑:“宫叙,你是沐渊白派来的?”

  就算是死,她也想死个明白。

  宫叙声音没有直截了当的回答安以绣的问题,反而冷淡反问:“王妃,主子一直在寻找地图碎片,你认为是为什么?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安以绣觉得浑身有些精疲力尽。宫叙趁机擒住安以绣,在确定安以绣无法逃跑后,他才和她说:“主子有胎毒,所以才要搜寻地图碎片,只不过如今秘药的地点已经暴露,那地图碎片也没有用武之地,但是王妃你是秘药钥匙的身份却还在

  。”

  安以绣几乎可以猜到宫叙接下来要说的话,只觉得心口疼的一阵阵抽搐起来,甚至连骨髓都叫嚣着。

  宫叙却并不介意安以绣是怎样的情绪,冰冷的话仿佛是尖刀用力捅在安以绣心窝:“主子已经病入膏肓,如今只能牺牲王妃了,不然主子当初为何要娶王妃?”

  宫叙这话有几分投机取巧,并没有肯定的说是沐渊白派他过来抓安以绣。

  但他将话语意思扭曲了几分,在安以绣心里,就是宫叙想要让她理解的意思。

  所以说,宫叙的出现是沐渊白的授意么……

  虽然沐渊白当初娶安以绣的含义确实如宫叙所说,但过去了这么久,他的心意早就改变,只不过,宫叙是沐渊白的得力助手,安以绣也并未相信他会说谎骗她。

  安以绣坐在地上,眼睛有几分湿润,她看着宫叙,声音喑哑:“那你告诉我,你如今要我怎样?”

  别人要抓她,杀她,她都可以无所畏惧的反抗。

  但是如今,这个要杀她的人,是她所爱的那个男人的心腹,她又该如何自处?

  杀了沐渊白么?

  或许,对于如今的她来说,她做不到,也不想做……

  宫叙不知道安以绣心里怎么想,对于安以绣,他没有丝毫怜悯。

  在宫叙眼中,这个女人就是扰乱北平王的妖魅。

  如今北平王病入膏肓,也是这个女人该做出贡献的时候,就算杀了她也不足为惜。

  宫叙声音清冷道:“还请王妃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  为了先皇的嘱托,为了西凉的江山社稷,也为了北平王的性命。

  秘药,他志在必得!

  森林之中。

  一个戴着黑色玄铁面具的男人,单手撑着树干,大喘粗气,颇为虚弱。

  “咴咴~”

  一匹毛发凌乱的汗血宝马由远至近奔向他这边的方向。

  他抬头,那马极为眼熟。

  他试探的叫了一声:“血缎。”

  马儿听到自己的名字,看到叫它名字的人后,更是加快脚步跑向他。

  在确定那马是血缎后,沐渊白心中一片慌乱。

  血缎为何独自在森林里,那小家伙呢?她在哪儿?

  血缎这次并没有“打击报复”沐渊白,反而张大嘴咬住他的衣袖,试图把他扯向某个地方。

  后来发现这样太慢,血缎索性跪下前蹄,示意沐渊白上它的背。

  血缎从不会对沐渊白如此示好,它这般反常,一定是那小家伙出事了!

  沐渊白咬紧牙关,努力忽略在体内胡乱奔涌的血液,撑着血缎的背,翻身上去。

  血缎跑了好久,将沐渊白带回到它和安以绣分开的那处森林。

  地上还有几团干枯的血印,证明曾在这里发生过一场激烈的厮杀。

  血缎绕着那团血印转圈圈,用足尖点着血印,时不时抬头看沐渊白,见他没有反应,它狠狠在他腿上踢了一脚,唤回他的思绪。

  沐渊白摸了摸血缎。

  他有想要不要放信号弹,让暗卫和离刹的人过来,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,他最终放弃了那个想法,骑着血缎向悬命阁奔去。

  黑无常看到沐渊白之后,差异无比:“王爷,你,你怎么来了?”

  然后他指着沐渊白座下的血缎说:“这不是血缎么?难道……阎王真的出事了?”

  沐渊白点头:“那小家伙十有八九出事了,现在你让所有没有任务的悬命阁成员去搜寻她的下落,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找到她!”

  黑无常点头:“不瞒王爷,我自从十几天以前发现阎王失踪之后,就让兄弟们去搜寻一切线索,但是一无所获……”

  沐渊白浑身散发出一股冷冽的气势,他眼神幽深的看着黑无常,一字一句说:“你现在是告诉我悬命阁的人都是废物?”

  沐渊白气场强大,黑无常忍不住打了个抖,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:“不,我们一定会找到阎王。”

  沐渊白颔首,给出一个最后期限:“五天之内,我要答案!”

  他说罢转身去了安以绣平日里在悬命阁睡觉的房间,一副得不到答案不罢休的模样。

  回到房间之后,沐渊白猛吐了一口血,抖着手从袖袋里拿了一粒花丸吞下腹中,这才感觉身体的疼痛缓解了几分。

  他抱着安以绣睡过的被子,上面还留有她的气味,让他觉得恍若隔世。

  有多久没见过她了……那小家伙现在到底怎样了……他真的很想再见她一面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