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209章 调查沐渊白

第209章 调查沐渊白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第209章调查沐渊白

  君临低着头,只觉得全身疼痛难忍,却还是下意识伸手捂脸,最后硬是挤出几个字和她开玩笑:“很丑吧。”

  安以绣摇头,只觉得君临此刻行为太过奇怪。

  为什么他现在像是在隐忍什么?

  来不及安以绣多想,雅间的门被人敲响:“咚咚咚。”

  安以绣转身问:“是谁?”

  那人在外回答:“奴家是常常~”

  看来是白无常来了。

  安以绣无事不登三宝殿,来燕春楼定然是有要事,白无常在和那个金主谈过话见过面后,第一时间就跑来找安以绣。

  安以绣和白无常要说悬命阁的事儿,当着君临的面,难免不方便。

  安以绣和君临说:“我去去就回,你要是想吃什么喝什么,尽管叫龟公。”

  君临点头,扬起一抹勾人心魄的笑:“去吧。”

  谈话地点在白无常的房间,燕春楼的三楼。

  那里都是姑娘们住宿的地儿。

  其他几个魅组成员在房间外面守着,以防有人过来偷听。

  白无常的房间收拾的很淡雅,里面还放了几个小花瓶,里面放了些水,插了几支栀子花。

  一进去。

  满屋子的栀子花香扑鼻,着实好闻。

  因为是和安以绣谈话,进了房间,白无常就把面纱取下来。

  是一张精致的脸蛋,难怪能惹得那些男人争相为她竞价。

  白无常捏着裙角,有些局促:“主子,你随意坐。”

  安以绣找了个椅子坐下,把之前在王府写好的东西掏出来递给白无常:“将这个传回暗组,让他们好好调查一下沐渊白。”

  白无常有些吃惊:“主子是要调查北平王么?”

  安以绣点头:“对,调查他一切,从出生到现在,包括他有没有什么隐疾。”

  说到隐疾,是因为宫叙拦她时,一直在强调一件事,那就是沐渊白身体不适。

  既然身体不适,那一定是健康出了问题,可是他一直都好好的,怎么突然就不好了?

  那只能说明他以前身子就有问题。

  再然后,他一直戴着那个黑黢黢的面具,到底是为什么?真的只是为了遮丑么?她觉得不一定,不然那个余美景为什么一直那么亲昵的叫沐渊白渊白哥哥?

  她可不觉得余美景是个会喜欢丑八怪的性子。

  不过余美景已经被她“咔嚓”,她也不可能再把余美景从棺材里刨出来问,她的这些疑问只能交给悬命阁来给她答案了。

  白无常将安以绣的那个小竹筒谨慎的收拾好,然后说:“不过主子,北平王这个人很神秘,悬命阁这边的进度应该不会特别快。”

  安以绣摇头,轻轻敲了敲桌子:“不管如何,只要有消息立马传给我。”

  在安以绣和白无常从房间出来后,有一个人从窗子翻了进去。

  “调查沐渊白一切。”除此之外是一堆看不懂的字符,也就是安以绣所说的英文。

  但是那一行字让他大致明白她的意思。

  他勾起嘴角,淡淡笑着。

  那小家伙对他起疑心了?

  看来得让那群家伙提防一下悬命阁的调查。

  他正准备离开。

  骨头里传来的疼痛让他有些痛不欲生的蹲在地上。

  过了好久,他才算是缓过神,把那小竹筒放回原位。

  有些踉跄的从窗子跳出去……

  等安以绣回到那高档雅间,那里已经空荡荡。

  完全找不到君临的身影。

  若不是桌上的两个酒壶,她恐怕会认为刚刚一直都是她一个人。

  跟着白无常走了一会儿,安以绣的酒劲被吹散了不少,只不过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,或许是后劲太大的缘故。

  安以绣坐在椅子上休息片刻。

  撑着扶手站起来。

  月娘听说安以绣要离开燕春楼,急忙赶了过来,在闻到安以绣一身酒味后,她微微皱起眉头挽留:“王妃,你喝了这么多酒,不如留在燕春楼休息一晚吧。”

  安以绣一只手附在太阳穴上轻揉,另一只手微微摆了摆:“不了,我回王府。”

  在安以绣的心中,王府才是她的家,留在燕春楼,估计她一晚上也睡不好了。

  安以绣心意已决,月娘也不好再劝什么,只说要几个人把她送回去。

  这里的龟公打手都是些三脚猫的功夫,让他们送她回去,万一真出了事儿,碰到什么厉害的角色,不知道是他们保护她,还是她来保护他们。

  “不用了,我一个人回去就成,他们跟着也是累赘。”

  说完这话,安以绣摇摇晃晃站起身,月娘急忙上前搀扶安以绣,嘴里还是忍不住劝:“王妃,你真的喝多了……他们再怎么不济,至少也是个人,在必要的时候能有用呢……”

  安以绣性子很犟,认定的事,怎么也不会再改变。

  她正色道:“月娘,我没喝多,你别说了,我自己一个人走就成,别扶我,我自己能走!”

  安以绣说着,硬是晃悠悠从燕春楼离开。

  她不知道,在她离开以后,身后也跟了几条小尾巴,正是之前那个想要去天字号雅间的小短腿一伙人,他们身边还跟了几个五大三粗的打手。

  小短腿跟在后面,和他那几个兄弟说:“看看,就是那矮男人,刚刚让兄弟们失了颜面,他居然敢一个人走,哼,给他些颜色看看!”

  小短腿的兄弟看到安以绣的侧颜,忍不住说:“真是那个矮男人么?怎么感觉他除了那身衣服相像,那脸蛋完全就不是一个人啊。”

  小短腿嗤笑:“怎么不是一个人了?一样的个子,一样的衣服,猴子你是看花了眼吧。”

  被叫做猴子的人连连摇头,指着安以绣说:“你看,看看看,看他的侧脸,喏,根本就不一样,刚刚那矮男人长相普通,但是这个人,一张小脸水灵灵,长的跟个女人似的,感觉比常常还要好看,也不知道是不是个女的。”

  听到那人比燕春楼的花魁常常还要好看,小短腿顿时起了别的心思:“管他是不是刚刚那个矮男人,上去看看再说,要是长的好看,嘿嘿嘿,那兄弟们也算是不白忙活一场啊……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