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拐个王爷乱天下->第114章 虎毒不食子

第114章 虎毒不食子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第114章虎毒不食子

  安建刚尖叫着躲到沐渊白身后。

  沐渊白暴露在红蟒蛇的目光下。

  对于红蟒蛇来说,只要能填饱肚子,吃谁都一样。

  它张着大嘴朝沐渊白的脑袋咬去……

  沐渊白不慌不乱,一匕首对着红蟒蛇的七寸就是狠狠一刀。

  “嘶!”

  红蟒蛇感到疼痛,发疯似的扭着身子,尾巴四处甩着,整个石窟的灰尘满天飞舞。

  一时之间,灰雾迷散了他们的双眼!

  “我们快走,它真要发狂了。”

  安建刚焦急的嚷嚷着,安以绣只觉得他聒噪,一个眼刀过去,语气不善道:“闭嘴!”

  “你……”安建刚咬牙切齿就想骂安以绣,但是如今的情况危急,他还得靠他们保护他的安全,现在根本就不是和他们翻脸的时候,一个你字之后,安建刚的后半段话被他吞回肚子。

  但他转念一想,此处有沐渊白和安以绣吸引红蟒蛇的视线,他为何不趁此溜走?

  想着,安建刚脚步微动,朝进禁地的大门方向挪去。

  虽然这里弯弯道道很多,但他身上有地图,他不怕迷路。

  安以绣早就看出安建刚的意图,等安建刚离开两三米时,她动了。

  安建刚几乎只觉得眼前一晃,安以绣就站在他身前。

  这小魔女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,拎着他的领子:“父亲,想走?”

  安建刚抖了两下,瞟了一眼和红蟒蛇缠斗的沐渊白,故作镇定的和安以绣说:“绣绣,我是你父亲,你怎么可以这样待为父?”

  安以绣噗嗤一声笑起来:安建刚这老匹夫,在崔夫人冤枉她时,说她不配姓安;下令让人把她丢进禁地喂蛇;甚至为了把太子妃之位给安以岚,不惜让她嫁给名声最差的北平王,呵,这个时候倒想起来他是她父亲了?

  看到安以绣冰冷刺骨的笑,安建刚也知道他之前确实对不起她,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,和她道歉:“为父知道,以前为父待你是不太好,但是棍棒底下出孝女,为父也是待你好……”

  简直越描越黑,安建刚自己都没脸说下去:“为父保证,以后为父一定好好待你。”

  不知道是安建刚这老匹夫糊涂,还是装傻,居然还想着要以后?

  安以绣也没心思和他绕弯子,冷笑一声,不咸不淡说:“以后?你背叛西凉,还想要以后?你觉得你还有命完成你的承诺么?”

  安建刚被安以绣一番话怼的倒吸一口气,伸手指着她:“你……你这个孽女!当初你娘生你下来,我,我就该掐死你!”

  安以绣把安建刚的手指扒拉到一旁:“我讨厌别人用手指我。”顿了一下,她感慨:“虎毒尚且不食子,你这老匹夫倒是个狠心肠。”

  这番话气的安建刚上气不接下气,伸手抚胸,呼吸急促,仿佛下一秒就要嗝屁。

  安以绣目光毫无波澜,从安建刚衣袖上扯下一根长布条,将安建刚的双手背过来紧紧绑住:“不想死就在这好好站着。”

  安建刚气不打一处来,就要破口大骂,安以绣又速度的扯下安建刚的衣袖,揉成一团塞到安建刚嘴里。

  这下,安静许多了。

  在安以绣的眼里,老人值得尊重,但是她尊重的并不是老人的年龄,而是他的品行。

  至于安建刚,往大而言,他出卖国家谋取私利,往小而言,他虐待子女,心狠手辣,没有任何一点值得她尊重。

  她也没有心思一直把时间耗在安建刚身上,将他绑好,转身准备去帮沐渊白。

  安以绣发现沐渊白身形灵活,和红蟒蛇斗了这么久衣衫却没有乱一丝一毫,显然游刃有余。

  反观是红蟒蛇落了下风。

  红蟒蛇身上处处刀伤,血水混着它红色的身子,滴滴落到地上,就连牙齿都被沐渊白一匕首削掉了一颗。

  红蟒蛇看起来很是生气,好几次都想咬他,却根本就咬不上他。

  尾巴用力在地上拍打,似乎是在发泄它的怒气。

  看到这,安以绣也觉得她没必要出手,沐渊白一人搞定这条蛇根本就不成问题。

  她这次仔细观察这红蟒蛇,发现它的头顶有个鸡蛋大小的大红色圆形鼓包,半透明,就和红宝石一般,还能射出阵阵光芒。

  那是什么东西?

  安以绣看向安建刚,这是太师府的禁地,若说谁最了解这里,无疑是安建刚。

  她把安建刚嘴里的衣袖布扯出来,随意扔到地上:“这蛇是什么时候出现在禁地的?”

  安建刚活动了一下嘴巴,眸子闪动,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告诉安以绣实情。

  看安建刚这模样,安以绣就知道他是要编谎话,掏出身上的匕首搁在安建刚的脖子上:“安建刚,我要听真话,你最好别耍花招。若你不怕死,可以试试说谎的后果。”

  安建刚吞了一口口水,低头瞥了一眼架在他脖子上泛着寒光的利刃,结结巴巴的说:“我怎么会骗你……绣绣……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……你把刀拿开一点,听话……”

  安以绣要的就是安建刚害怕,她没有把刀拿开,反而更逼近安建刚的皮肤:“别废话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蛇在很久以前就有了,是你娘放进来的。”

  她娘?

  她觉得事情变得有些扑所迷离,她娘为什么要将这样一条凶蛇放进太师府禁地?

  “这个禁地是什么时候有的?”

  “大概十几年前吧,应该是你出生的时候。”

  看来是她娘把这条红蟒蛇放进这个石窟里,这里石窟才莫名变成太师府的禁地。

  但是她娘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呢?

  一条凶蛇。

  一个禁地。

  禁地,是为了防止别人踏入这里。

  凶蛇,存在于这里的目的,则是为了让别人感到惧怕。

  那这条红蟒蛇存在于这里到底有什么意义?

  总不可能是她娘玩性大发,突然想整出一个禁地来吧?

  这也太不靠谱。

  “你知道我娘这么做的目的么?”

  安建刚摇了摇头:“她没有说。”

  想到那个让他蒙羞的女人,他有一瞬间觉得安以绣和她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
  安建刚咬牙切齿的微表情没有逃过安以绣的视线……

  似乎安建刚和她那个便宜老娘还有什么故事……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