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无价仙宝->第四章:元气少年缘结神(三)

第四章:元气少年缘结神(三)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武技楼后院的凉亭不大,只要十几平方米,但也足够不少人在里面乘凉,不得不说,王府经营的是真的好,陈飞感觉这个府改成国或城才比较正常。

  凉亭建在湖上,湖边几株柳树,有特别的韵味,湖中锦鲤争先恐后抢夺孩童抛掷的杂粮,惹得孩童一阵阵惊呼。

  少年王富贵就斜靠在中间那根巨大的支柱上,陈飞见到他,笑着抱拳打个招呼,就笑盈盈的看着他。

  王富贵先忍不住开口:“郝仁兄真的能.....让....”越说声音越低。

  陈飞点点头,摸摸自己的鼻子,说道:“你知道三字诀嘛?”

  “三~字~诀?”王富贵重复念了一遍,显然是不知道。

  “世间情爱,千变万化,种种思绪,纠缠不清,很少有人能将其说的清楚,这与太多的事情有关联,与性格,有行事,与地位,与关系,与太多太多的琐事关联。”陈飞直接说了一通高深莫测的话,但我知道,这是他在星球里修炼完后看的里的话。

  “但是这和三字诀有什么关系?”显然王富贵更好奇陈飞的语病。

  “咳咳!你喜欢一个人,看似简单,可如何让她也喜欢你,这就是一门学问了。”陈飞没有理富贵,继续说,“三字诀,简单来说,就是高!富!帅!”

  “高富帅?”富贵好像有些明悟。

  “对的,高!你高大,强壮,才能给女孩一种安全感,女孩才能放心和你待在一起。富!你得有钱,女孩要什么,你就给什么,这样女孩就会很快陷入你的攻势,对你爱到不可自拔!最后一点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!就是帅!只要这点完成!一切都完成了会容易很多!”陈飞的声音落在富贵耳里,如同滚滚天雷!

  “那么,我...我帅不帅呢?”富贵瞪大眼睛问道。

  “你这么说!还是没有意思到帅的重要性!”陈飞无奈地叹了口气,“也罢,男人,就是要骚!”

  “骚?这?”富贵目瞪口呆。

  “骚分为两种,闷骚和风骚!”陈飞不容置疑的说:“而你,就是闷骚。只敢在内心想一些不敢做的事情。”

  “现在,我来教你!怎么风骚!”陈飞大喊的同时,身体极具张力地舒展开来!这是!

  富贵目瞪口呆,陈飞的音容笑貌在他脑海挥之不去。

  “是不是满脑子都是我刚才的骚操作?”陈飞摆了摆头发,悠悠而道。

  王富贵点点头。

  “这就对了,你要给人留下印象!留下了印象!你们就不算陌生人了!”陈飞凑近富贵,一字一句。

  富贵小鸡啄米般点头,凝气四层的惊人修为发动,努力强行记下陈飞的每一句话。

  “很好,很好。”陈飞点点头,“当你们不是陌生人的时候,你就要多去刷脸熟!让她牢牢记住你!”

  “啊,和......”富贵一想到要亲自去找嫣然,说话也开始吐词不清了。

  “下面我要说的话语,是我郝仁半生总结的不传之秘,但凡有人掌握,必定会让天地失色,风云倒卷,若是落入心术不正之人的手中,必定让无数女修从此心惊胆颤,闻风丧胆,甚至生灵涂炭……所以,你要切记,不可外传丝毫!”陈飞双目精光一闪,严肃道。

  “嗯嗯。”富贵你去当招财猫吧!你都点了多少次头了!

  “学会后也不可自傲,去沾花惹草!”陈飞靠在栏杆上,朝后一仰,阳光照射在他的脸上,光彩夺目。“我过去有个学生,他叫伊藤诚......他只学了我一cd不到的技巧,就和七八个女孩子有染。”

  “那.....真乃神人也!”富贵的眼睛瞪的好大啊。

  “可惜,他最后死了。”陈飞摇了摇头,“所以,没达到登堂入室的境界,万万不可沾花惹草,轻则绿帽头上自不觉,重则......死后别人在你坟头蹦迪,三日欢无尽。”

  “这么....可怕.......”富贵刚刚的邪念立马被掐掉。

  陈飞点点头:“我说的技巧或许不是最好的,但一定是最适合你的,你,明白了么?”

  富贵这辈子,还从来没听过如此言论,似乎很普通,谁都知道,但谁都忽略,而且越是深想,就越是觉得……似乎很有道理!

  “这就是我的方法,接下来,我还会对你进行全方位指导,你就是我的第三任弟子了!”陈飞似笑非笑,手中似乎空无一物,但细看却发现似乎拥有别样的美感,他在把玩阳光!人!能骚成这样!富贵脑海如霹雳划过,天雷滚滚,隐隐的,竟有种豁然开朗之感。

  “师傅,第一任是谁?第二任是谁?”富贵眼中多出一丝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狂热。

  “第一任伊藤诚,我也讲过,我对其失望透顶。”陈飞左手一挥,富贵似乎看到一个和他一样闷骚的男子在微笑,随后右手也一挥,一位白衣少侠似存非存,剑,如,飞,虹。“这是我第二任弟子桐谷和人,和你一样十四岁,天赋异鼎,但却没有耐心,只学了两年,学了我五成本事就去沾花惹草,后宫佳丽三千,现在亿顶绿帽在头上自己不知道。”

  陈飞并不怕富贵把事情到处乱说,这些话说出去别人也不会信,陈飞笑盈盈的站在富贵面前,仿佛一切都在他计划之中。

  “师傅,那我该怎么办?”富贵行了个拜师礼,焦急地问道。

  “人靠衣装,佛靠金装,你,明白吧?”陈飞望着他这身长袖袍,摇摇头。

  “郝仁老师,真的非常严格啊。”富贵这样想着,内心对陈飞更加信服。

  于是,在周围人奇怪的目光中,执法堂结丹长老王富强之子,元婴修士王福禄之孙,王富贵拉着一个可疑的男人,走向........自己的家。

  “那个人是谁?”

  “王家之耻王郝仁!”

  “为什么啊?”

  “沾花惹草,仗势欺人。”

  “啊,是这样啊。”

  “这种人真可恶。”

  “师傅,你不澄清一下吗?”王富强急忙询问道。

  “清者自清。”简简单单四个字,却让王富强对陈飞的心胸了解更为全面的认识,于是不再说话,似有明悟。

  眼看王富贵平静了,还有所收获,陈飞目中露出赞赏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