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天剑冥刀->第一百九十四集任务

第一百九十四集任务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龙石兰闻言停止了啜泣,缓缓抬头,眨了眨眼,将信将疑的道:“你是说真的?没骗我?”

  雪云冲坚定地点点头,说:“我既然答应你就一定做到,你现在什么也别想,养好精神,明日你一早我会来叫你的。”

  “如果你敢骗我,我……我以后再不跟你说话了。”龙石兰道。

  “冲你这句话,我就算死也不敢骗你啊!”雪云冲道,“好了,我绝对不会骗你的啦!等下我把你徒弟叫过来陪你如何?”

  龙石兰闻言,这才恍然,忙问:“我徒儿还好吧?”

  “你放心,她很好,而且机灵得很,要不是她来找我,后果真不堪设想。”雪云冲道,“你这当师傅的还要徒儿来替你担忧,是不是该好好反省下了?话说回来,你还得好好感谢雁儿,她也算是帮了你大忙了。”

  龙石兰脸颊微红,有点不好意思,只轻轻的道:“知道了,你把她叫过来吧……”

  “好,我这就去了,你休息好一些,明天有一场恶斗等着●⊕,w☆ww.我们。”雪云冲说罢便转身行出,推门走了出去。

  这个世界很大,有很多人气鼎盛的领域,也有荒无人烟的领域,更有不少鲜为人知的神秘领域。

  现在叶秋香所在的地方就是极为隐秘的领域之一。这是一个美轮美奂的殿堂,偌大的空间内却只有两个人,两个都是女子。其中一个清丽女子身裹红色劲装,正是叶秋香,而另一个披着轻盈的湖绿色衣裙,飘飘若仙,体态婀娜,只是脸上戴了一副白深深的面具,无法看到其容貌。

  戴着面具的女子连说话的声音也是冷森森的,像毫无血色的假面,“东西拿到了吗?”她背对着叶秋香,冷冷地问。

  “弟子总算不辱使命,镜子已经带回来了,请主人过目。”叶秋香说着自身上摸出一面铜镜,呈上给主人。

  女主人闻言转身,接过铜镜,捧在手里仔细打量察看一番,然后露出一抹浅浅的笑意,道:“不错,你做得很好,这的确是我想要的东西。”

  叶秋香过了半晌才缓缓问了一句:“主人可知道这镜子的用处?”

  主人一听,目光悠悠抬起,盯着叶秋香,片刻才说:“你的使命只是得到这面镜子,并不是使用它,为何有此一问?”

  叶秋香忙道:“我听闻这面镜子能看到过去,心里好奇,所以忍不住多问了一句……”

  “你是记性不好,还是胆子大了?”女主人语气陡然变得严峻,“这是你该了解的吗?不该知道的就别问!”

  “是,弟子知罪……”叶秋香最后一丝幻想也破灭了,不打算再纠结此事,当即续道:“如果主人没别的吩咐,弟子就先行告退了。”说完便欲转身离开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女主人道,“你的下一个任务是狙杀神兵的持有者,同时在其余神兵现世之前将它们找到。”说到这,顿了一下才又缓缓地说:“此任务十分艰巨,不是一时三刻就能完成,所以并不指望你一个人单独完成,组织已经派出多名精英一同完成这个任务。你是我最看重的弟子,你只要尽力而为,做出点成绩来就行,至少好让我对上头有个交代。”

  叶秋香听了,不由得暗暗心惊,要知道神兵绝非凡物,而神兵的持有者也必有超凡脱俗的异能,无论是取得神兵还是诛杀神兵的主人都一个十分艰巨的任务,她努力理了理凌乱的思绪,道:“请主人指点弟子该怎么做?”

  “据线报所知,现在至少有两把神兵已经现世,一把是飞星弓,一把是天剑,主人分别是马钟和雪云冲。”女主人接着又说:“现在他们二人就在天雍城内,不管用什么方法,务必要将这二人除掉,把神兵搞到手。”

  “是,弟子这就去办……”叶秋香只能应允,没有别的选择。

  “我会多派些人协助你的,关于那二人的更详细的信息我稍后也会派人送去给你。”女主人说,“你不必急着去办,欲速则不达,此二人都不简单。你先回去休息几天,到时机成熟了,我会通知你的。”

  “是,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。”得到主人许可之后,便欠身退了出去。

  返回自宅之后,身心疲惫的叶秋香随手将剑抛在一边,一头栽倒在床上。她真的累了,这些年来一直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,心里除了任务就是仇恨,再容纳不下别的东西,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如果她能脱离这个组织,或许早就选择离开了,可是她不能。原因很简单,和大部分邪教组织一样,这个秘密的杀手组织也有控制人的独特药物,叛徒的下场将会生不如死。事实上,死并不可怕,死只是一种状态,死后就没有感觉了,自然也没有痛苦。但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的煎熬将会把人间变成十八次炼狱,谁也不愿承受那种煎熬。

  所以,叶秋香和别的组织成员一样,她逃不掉,就好像一个牵线木偶被人操纵着,牵线的人除了对她有养育之恩的师傅,也就是她称呼的女主人,当然还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,那就是该组织的幕后首脑。

  至于幕首脑的真实身份,知情者恐怕只有一个,那就是首脑本人。

  这个组织很庞大,野心也很大,其最终的目的更是不得而知,这也恰恰是其可怕之处。因为恐惧往往源于无知,你懂得越多,担心害怕的事情就越少,可怕的是那种你一无所知,却又似乎无处不在,而又对你造成威胁的事物。

  没个人都有童年,但不一定都有完整的童年记忆。

  叶秋香就是一个缺失了一部分童年记忆的人,童年有一片空白区域再无法想起,除了一场灭门之祸,她成了唯一的幸存者。也让她记住了一个人,那便是秋鸿叶,一个被她认定为不共戴天的仇人。她之所以活着,复仇是一个很重要的理由,现在秋鸿叶生死未卜,在没确认仇人的死讯之前,她决计不想就这样死去,也正是这一种执念支撑着她走到了现在。

  叶秋香心中思潮起伏,眼神却渐渐迷糊,过不多时便沉沉睡去……

  ...

  ...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